娇妻用身体慰问老乞丐&女人被双门齐下的真实感受

        

月上西楼11

        

九头蛇小队要去罕时沙漠清理泛滥成灾的双尾食人蓝蚁, 这种蚂蚁有成年人小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大,通体深蓝,尾部有两根荧光蓝的短触须。

        

双尾食人蓝蚁成群出现, 它们口器锋利,攻击性极强, 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对农作物的危害性极大。

        

双尾食人蓝蚁对环境的适应能力极强,繁殖能力异常惊人, 在罕时沙漠是没有天敌的存在。

        

目前双尾食人蓝蚁正从罕时沙漠向绿洲泛滥,一旦双尾食人蓝蚁入侵绿洲,仅仅一个月就能让绿洲寸草不生。

        

目前罕时地区的土壤沙漠化非常严重, 植被覆盖率非常低。

        

防风固沙口号喊了好几年,最近刚刚有了点起色,可不能让双尾食人蓝蚁把人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防□□毁于一旦。

        

九头蛇小队派出了两位队员,因为实习生的队伍里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所以陆更愣是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带队, 带着联邦军校的六位实习生一起乘坐飞行器前往罕时沙漠。

        

随着陆更一起的还有叶浅, 叶浅一袭及腰长发, 身上满满的古典气质,比起铁血军人,她更像一位长发飘飘的艺术家。

        

陆更金子般灿烂的长发在风中飘扬, 那圣洁华美的面容如天使降临,头上的透明光圈歪在一旁, 陆更一边和江月打招呼一边伸手把光圈掰正。

        

“真没想到我们还会再次见面。”陆更感慨万千。

        

叶浅走上前拥抱了一下江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还没祝你们新婚快乐。”江月说道。

        

叶浅温柔地微笑着“现在祝福也来得及。”

        

她和江森已经在江月回来的前一天了婚, 现在是合法夫妻了。

        

都是老熟人, 见面的时候也没那么多礼数,大家都很随意,相睢还带了一堆零食,白望把他的折叠泡脚桶带了过来。

        

库里说道“你清醒一点,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罕时沙漠,不是什么洗浴中心,哪来多余的水给你泡脚。”

        

“不是有绿洲么,实在不行用沙子也可以,我现在老了,一天不泡脚浑身难受。”白望把泡脚桶装进了飞行器的储物仓里。

        

西薄雨带了一支防晒霜和解暑喷雾,江月躺在他的肩膀上在飞行器里睡了一觉。

        

江月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奇妙的体验了,宇宙中不是所有生物都需要睡眠,成为虫族脑虫后,她的休息方式是关掉意识链接,放空自己的意识,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安静。

        

但意识链接关闭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会让虫群陷入惶恐之中。

        

人类是一种很会享乐的生物,这与他们的身体构造有很大关系。

        

比如他们需要睡觉,一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会用来用来睡觉,也因此延伸出了多种需求。

        

比如一间安静而整洁的屋子,比如支撑力更强的床垫和更贴合人体脊椎曲线的枕头,还有一床温暖轻盈的被褥。

        

除此之外人类还拥有味觉感知,为了他们的口腹之欲,他们能把入侵物种吃成濒危,甚至可以在厨房里忙碌三到四个小时,就为了做出松软可口的小蛋糕。

        

这在其他文明眼里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江月觉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罕时沙漠。

        

飞行器停在沙丘上,江森和相睢开始搭帐篷,西薄雨和库里给他们打下手,白望搭起了太阳能灶台开始煮饭。

        

江月站在一旁,眼神有点发愣。

        

陆更踩着沙子走到她身边,打趣道“重新做回人类,这种感觉是不是很陌生。”

        

江月没有否认,扬起头看着远处的红色警戒线。

        

陆更摸了摸,把脸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问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江月的眼神微微有些迷茫“什么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陆更“”

        

他愣了愣“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你不能不认账啊!”

        

江月一脸问号“我认什么账?”

        

陆更深吸一口气,看上去快要窒息了“那你这次回来干什么?”

        

江月“我老婆孩子都在这,你说我回来干什么?”

        

陆更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他猛地一拍脑门“对啊,你的老婆孩子都在这呢,你要是想侵略地球,那也是采取比较温和的殖民手段,我在这担心个什么劲啊!”

        

他哈哈笑了两声“哎呀,毕竟是拯救了整个人类的英雄,我就说军部那帮人想多了,大家根本就不在一个赛道上,担心这些有什么意思呢,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打蚊子用大炮嘛哈哈哈。”

        

江月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有点无语,走上前去帮西薄雨一起给相睢他们打下手。

        

帐篷是双人帐篷,结了婚的自然住一间。

        

帐篷十分简陋,江月铺好了保温毯蓄热,躺在帐篷里用看着终端,她的神情无比专注,隐隐还带着一丝虔诚。

        

西薄雨心里好奇,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搜索栏里赫然是几个大字“本科毕业论文该怎么写。”

        

西薄雨“”

        

他顺手点开了江月的搜索记录。

        

“本科毕业论文题目该怎么取。”

        

“本科毕业论文的格式该怎么弄。”

        

“找人代写毕业论文的严重后果。”

        

“你不得不看的十个降重小妙招。”

        

西薄雨脸色微妙,趴在江月的胸口上说道“你比较特殊,人类的社会法则对你无效,所以你不写毕业论文也是可以的。”

        

江月关掉搜索界面,捧着西薄雨的脸,严肃而认真的说道“西薄雨,你仔细想一想,如果有一天西晴长大去上小学,别的小朋友问她的父亲是什么学历,难道小西晴要说她的父亲连本科都没有读完么!”

        

西薄雨“倒也不必如此。”

        

江月说道“必须如此,你看看现在,大家都卷成什么样了。”

        

“同样是军校生,综合排名前十的瞧不上十名开外的,前十名里3瞧不上后几名,3够牛了吧,但是1和2都瞧不上3,就说咱们1的联邦军校吧,有精神体的瞧不上没精神体的,津未校区瞧不上历越校区的,有背景的瞧不上没背景的。”

        

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一锤定音“无论如何,这个大学我必须要读完!”

        

西薄雨惊呆了。

        

他愣了很久,直到江月撩起了他的衣摆,用幽暗深沉的眼神看着他。

        

西薄雨的呼吸渐渐急促,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江月亲吻。

        

第二天,绿洲的警察给他们送来了一车屠宰场的废料。

        

这堆废料味道大,随着风能散播很远,双尾食人蓝蚁嗅觉灵敏,嗅到血腥味就会闻风而动,成群赶来。

        

看着那一大车的屠宰场废料,江月捂着鼻子说道“你们打算怎么对付双尾食人蓝蚁?”

        

江森坐在沙子上,眯着眼睛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喝了一口水后才舔着干燥的嘴唇回答江月的问题。

        

“我们派出了十万穿山甲大军,普通蓝蚁交给穿山甲处理就可以了,我们负责找到蚁后降低双尾食人蓝蚁的繁殖速度。”

        

“空运的穿山甲不能消灭蚁后么?”江月问道。

        

西薄雨恰好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回答道“不能,你知道蓝蚁的蚁后有多狰狞么,它长得和蓝眼蚰蜒差不多,足肢非常锋利,而且这蚁后身上还寄生着一种叫做死亡触手的异变种,非常非常危。”

        

相睢打着遮阳伞走过来,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喂喂喂,江月可是脑虫,什么狰狞的虫子没见过。”

        

他把脏兮兮的爪子搭在江月的肩膀上,旋转着手里的遮阳伞“要不咱哥几个打个商量,你派几只虫子过来把蓝蚁给消灭了,咱们也不用在这里吃沙子了。”

        

江月沉思了一会,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众人也没有当真,都以为她在开玩笑,江月从本体剥离一部分意识回来已经够难了,哪有那个闲情逸致捎上几只虫子带回来。

        

晚上大家一直在等蓝蚁,所有人都没有睡觉。

        

沙漠温差大,江月捧着保温杯,时不时喝一口热水,西薄雨披着小毯子坐在她身边,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相睢坐在一旁打哈欠,库里抱着相睢的小老虎,手欠地捏了一下小老虎的蛋蛋,小老虎嗷呜一声,在他手背上留下五道爪印。

        

库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白望拍着大腿哈哈大笑,笑到一半,他的动作突然停住,抬手揪了一下耳朵。

        

“喂喂喂,你们听到没有,蓝蚁过来了。”

        

沙漠里传来了一片令人牙酸的沙沙声飞。

        

陆更说道“蓝蚁的蚁后一般潜藏在沙漠深处,当蚁群死伤惨重,蚁后缺乏食物后就会从沙子中钻出来觅食。”

        

“穿山甲消灭蓝蚁需要几天?”江月问道。

        

陆更“至少要半个多月吧。”

        

江月蹙眉“我们要在罕时沙漠待上半个月?西晴会想我们的。”

        

“我们应该采取一种效率更高的方式。”江月说道。

        

一只蓝蚁爬到了她的鞋沿上,红色的细丝从江月手腕上伸出,刺入到蓝蚁体内。

        

叶浅喃喃念道“脑域频段感染,我都快忘了。”

        

陆更咋舌“我的天,我居然有点同情蓝蚁了,看来那十万只穿山甲不用背井离乡在罕时沙漠安家了。”

        

仅仅只用了一天,2708的六位军校生的大四实习之旅就完美的结束了。

        

六个人当天晚上就回到了西家老宅,大家洗完澡坐在客厅里讨论怎么写他们的实习报告。

        

“我靠了,过程如此简短迅速,这实习报告该怎么写啊!”相睢抓着脑袋。

        

江月说道“挺容易的,我先是虚构了一场巨大的沙尘暴描写实习之旅的坎坷,又把蓝蚁死亡的过程描写的冗长一些,然后又写了个战略分析模型安上去水字数,内容看上去还是挺丰富的。 ”

        

她把实习报告发到群里给室友们作参考,又开始和室友们讨论她的论文选题。

        

相睢“在你的时间里,你都离开两千年了,你写个屁的论文啊!”

        

江森“这太诡异了,虫族脑虫在联邦军校读大四,还在深夜和我们讨论她的毕业论文?”

        

库里“这是什么魔幻现实主义,我玩幻想游戏都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剧情!”

        

白望“如果真要写的话,还是写点牛掰的内容吧,好歹是脑虫了,论文写的不好人和虫都会笑话你。”

        

六个人在客厅里叽里呱啦地说了两个小时,最后终于确定了江月的论文题目。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