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去敬老院被肉/做鸭的训练舌头

在段誉和木婉清翻出树墙,来到万劫谷时,没了李慕一行撑腰的钟万仇已经被段正明一行拿下。

        

前来救段誉的阵容十分豪华,除段正明段正淳两兄弟外,还有鄯阐侯高升泰、大理三公之一的司空巴天石、褚、古、傅、朱四大护卫、并二十余名大内高手。

        

镇南王妃刀白凤和修罗刀秦红棉也自在场,看到段誉和木婉清出现,身上并无伤势, 自是欣喜不已。

        

段正明等人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纷纷迎上,也无人再管钟万仇。

        

钟万仇见状拉着甘宝宝便回了后室,不让她与段正淳见面。

        

“誉儿,婉儿,你们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如今木婉清得偿所愿,心结尽去,对段正淳也不再那么多怨念。

        

面对亲生父亲的关心,她微微垂首, 柔声细语的道:“爹爹放心,我和段……誉哥哥都没事。”

        

听到木婉清叫自己爹爹,段正淳喜不自胜,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秦红棉却是目光复杂的望着女儿,心里既感安慰,又有些难过。

        

女儿可以叫他一声爹爹,自己却无法唤他一声夫君,唉……

        

听到木婉清说出“段”字时,段誉心下就是一跳,好在木婉清改口及时,那个“郎”字没有叫出口。

        

段正明不解的问道:“誉儿是被南海鳄神抓走的,婉儿怎么也在这?”

        

段誉凝视着段正明和段正淳,道:“婉妹是被一个叫段延庆的人抓来的。”

        

听到这句话,段正明兄弟、高升泰、巴天石、四大护卫皆是脸色大变。

        

段誉偷瞄母亲的神色,不由暗暗一凛,因为他发现母亲听到这个名字,并无什么异色。

        

只是跟段正明他们一样, 微微蹙眉,略有些凝重的模样。

        

难道母亲并不认识段延庆?那他说的那些话……

        

不对,段延庆告诉了自己四句话,莫非当年有什么隐情,使得母亲并不知道段延庆的身份?

        

很有可能,否则何须什么如同黑话切口一般的四句话?

        

刀白凤看向段正明,道:“大哥,是延庆太子吗?”

        

段誉神色微动,他想起了段延庆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孩子,你不该是镇南王世子,你本应是大理太子的。”

        

当时他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此时他却有些明白了。

        

是以他试探着问道:“娘,延庆太子是谁?”

        

刀白凤摇摇头,没有回答这话,只是看着段正明。

        

段正明问道:“誉儿,那个段延庆长的什么样?”

        

段誉略一沉吟,便开口道:“宽额窄面, 下巴略尖,十分英俊潇洒,相貌倒是与孩儿有七八分相似。”

        

段正明神色凝重的对段正淳道:“淳弟,你记不记得当初我说过,誉儿的相貌与上德帝十分相似,所以他天生便该当皇帝?”

        

段正淳点点头,道:“既然那人跟誉儿有七八分相似,那他的身份多半不假。”

        

段正明又对段誉问道:“那段延庆可有说过些什么?”

        

段誉颔首道:“他说他跟父亲和伯父虽有些许过节,却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

        

“总有一天,他会来找你们了结这点恩怨,却也不会伤你们性命。”

        

“说完这些话,他告诉我们你们快到了,将我们放出来后,便径直离开。”

        

段正明跟段正淳对视一眼,轻轻叹息一声,若那人真是延庆太子,能说出这些话,也算是宅心仁厚了。

        

扫视了周围一眼,段正明道:“先离开这里,我们回去再议。”

        

一行人离开离开万劫谷,回到大理城中。

        

段正明直接带着众人来到皇宫,并将大理三公中的其他两位,司徒华赫艮、司马范骅尽数叫来。

        

御书房中,各自落座,挥退内侍后,段正明开口道:“当初朝中生变,杨义贞于叛乱中杀上德帝。”

        

“这皇位本该由延庆太子继承,可因为当时找不到他,这才让我继承大位。”

        

“延庆太子既然复出,我这皇位便该当还他。”

        

说完又看向高升泰道:“令尊倘若在世,想来也有此意。”

        

当初平灭杨义贞的就是高升泰父子,是以他有此一说。

        

高升泰起身跪倒在地,道:“万万不可,陛下登位已久,臣民拥戴,四境升平。”

        

“别说只延庆太子出世,就算上德帝复生,也不能再居此位。”

        

高升泰这般反应,也正是当初李慕没有直接面见段正明,要他退位让贤的原因。

        

所有拥护段正明登基的从龙之臣,都是既得利益者,又怎么可能因为什么道义,就换一个不知什么脾性,是否会看重自己的人来做皇帝?

        

段正明紧皱着眉头道:“可是那延庆太子可以调动长空弟子,说明他在长空剑派地位不低。”

        

“长空剑派乃是大宋东方第一大派,虽人数不如丐帮,但综合实力未必便低于丐帮。”

        

“李巨侠夫妇武功盖世,门下人才济济,高手如云,还有大宋朝廷的支持。”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哪怕想要覆灭我大理,也是绰绰有余。”

        

段正淳道:“大哥,李巨侠侠名满天下,长空剑派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宗旨。”

        

“大理虽不是大宋,但也有数百万无辜百姓,李巨侠应该不会支持门人,坏他国社稷吧?”

        

高升泰附和道:“所以此事最关键之处,就是弄清李巨侠对此事的态度。”

        

“此事究竟是李巨侠背后支持,还是延庆太子背着长空剑派私下所为。”

        

“若是前者,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不过是胜者为王罢了,若是后者,那事情便大有可为。”

        

段正明紧皱着眉头,他其实是想要和平解决的,大不了将皇位让出去。

        

可他心里也的确有顾忌,因为他不知道延庆太子品性如何,能力又如何,能不能治理好一个国家。

        

可如今延庆太子已经出现,且明确说出要与他们了结恩怨,那就必然不会就此作罢。

        

先弄清李巨侠的态度,的确是必行之事。

        

想到此,他开口道:“也罢,那就先派人前往大宋梁山,面见李巨侠,向他禀明此事,看看他如何回应再坐计较。”

        

段正淳起身道:“既如此,此事臣弟就亲自走一趟。”

        

段正明点头道:“也好,由淳弟你亲自前往,也能显出我大理段氏的诚意。”

        

……

        

散会之后,段正淳夫妇与段誉和木婉清,带着四大家臣返回镇南王府,秦红棉并未跟他们来,还留在万劫谷。

        

回到王府,木婉清取出一只小小金盒,递给段正淳道:“爹爹,这是我师叔甘宝宝之前托哥哥转交给你的,只是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没来得及给你。”

        

“呃……”段正淳一愕,瞥了眼身旁的王妃,果见她脸色阴沉下来,不由满脸尴尬之色。

        

心里不由有些埋怨这个不懂事的女儿,你私底下给我不行吗?

        

段正淳接过金盒,心下不由一酸,这金盒分明就是当初他与甘宝宝的定情之物。

        

打开盖子,却见里面有一张纸条,段正淳取出来一看,上面写着钟灵的生成八字,再翻过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刀白凤见此心知有异,劈手夺过纸条,看过纸条内容后,立刻明白过来。

        

她怒不可遏的道:“原来钟灵这小丫头,也是你的私生女儿,好,真是好的很。”

        

她越说越怒,反手就是一耳光扇过去。

        

段正淳仰头避开,连退几步,四大家臣大为尴尬,纷纷躬身一揖,告辞退下。

        

段正淳连忙对段誉使眼色,段誉也正好有事要与母亲私下里说,便顺水推舟的上前拦住母亲。

        

他抱住母亲一条胳膊,撒娇道:“娘,你别跟爹爹生气了,跟他也气不过来这许多。”

        

“誉儿有些事要与母亲私底下说,咱们去后花园。”

        

“誉儿你……”

        

“哎呀娘,你先跟我来嘛!真的很重要。”

        

“哼……”

        

被段誉拖着,刀白凤也有些无可奈何,重重的冷哼一声,将纸条扔在地上,便与段誉往后花园行去。

        

木婉清见状,瞥了满脸欣慰的段正淳,心下也是暗暗冷哼,一扭头道:“我先回房了。”

        

段正淳左看看右看看,挠挠头,上前拾起纸条。

        

此时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前往鲁西要经过中原,那里好像有个小康……

        

……

        

后花园凉亭之中,段誉让所有丫鬟退下,脸上却再无方才撒娇耍赖的神色,反而眉头紧皱。

        

刀白凤见状,没好气的道:“你不是有话要跟娘说吗?就知道你这家伙什么都向着……”

        

“娘,段延庆说,他才是我亲爹。”

        

刀白凤话未说完,便听到段誉如此轻声说道,顿时呼吸一滞。

        

随即是勃然大怒,站起身斥道:“胡说八道,那什么段延庆我见都不曾见过,这种话你也信?”

        

段誉凝视着母亲,缓缓轻声道:“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

        

听到这四句话,刀白凤神色一僵,随后脸色一片煞白,浑身像是失去力气般,一屁股坐回石凳上。

        

“你……这……这是那段延庆告诉你的?”

        

段誉默默点头,心下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替父亲悲哀。

        

想不到一切都是真的,娘亲……娘亲她竟然真的……

        

段誉仍愿叫段正淳一声父亲,因为哪怕他不是自己亲生父亲,也养育了自己十九年。

        

他心里可以把段正淳当作继父对待,这样便能如常与段正淳亲近。

        

刀白凤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这种事被儿子知道,她一时间有些羞愤欲死的感受。

        

她颤声道:“段延庆他……他还说什么了?”

        

段誉道:“什么都没说,看他意思,暂时没打算揭露此事。”

        

“暂时?”

        

段誉道:“他说我本应是太子,不该是镇南王世子,我注定会是大理皇帝。”

        

刀白凤浑身一震,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夜晚。

        

他既然这样说,那一定是要夺回自己皇位的了,可他竟然愿意认誉儿这个儿子,还要立他为太子,把皇位传给他。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这样……她就可以走得安心了。

        

“唔……呃啊……”

        

便在此时,段誉突然捂着胸口膻中位置,面露痛苦之色。

        

“誉儿,你怎么了?”

        

“北冥……北冥……啊……”

        

“什么北冥?你不要吓娘,来人呐,快来人。”

        

在那石屋中时,李慕就已经告诉过他,他吸取太多内力,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他没练全北冥神功,异种真气只是被他强留在体内,却并未炼化为北冥真气,此时他的情况,跟任我行如出一辙。

        

原本他打算等事情平复之后,再好好修炼一番北冥神功,可没想到这异种真气爆发竟会来得如此突然。

        

……

        

大理城南三十里外,点苍山南部的一处大峡谷内,李慕终与阮星竹一行汇合。

        

她带来精英弟子三百,内门弟子五百,共计八百一流高手,阿紫也跟着她过来。

        

亲传弟子如今是门派管理层的基石,比李慕这个掌门的实际作用更大,是以不会轻易出山。

        

李慕从一开始对他们的定位,就是坐镇门派的管理者,而非冲锋陷阵的战将。

        

不过这三百精英弟子,也不比亲传弟子差多少,每一个都至少修炼九阴神功十年以上。

        

配上长空剑法,个个都是风波恶、包不同这个级数的高手。

        

大理能胜他们的屈指可数,可能仅得一掌之数。

        

点苍山峡谷上的一座山头上,李慕跟阮星竹并肩而立。

        

李慕缓缓道:“竹妹,有件事我得跟你坦白。”

        

阮星竹好笑的道:“什么事这么严重?连‘坦白’两个字都用上了。”

        

李慕缓缓道:“我在大理,有个儿子。”

        

阮星竹轻轻一颤,脸色略有些发白,她强行让自己保持着平静,道:“什么时候的事?”

        

李慕道:“二十年前,虽然我有个儿子,但我并没有对不起你。”

        

阮星竹垂首道:“二十年前,你还不认识我,可是……可是你既然已经有女人,为何又……”

        

李慕苦笑道:“我从来没有过女人,那个儿子完全是一个意外,如果我告诉你,我是被女人强行给……你信不信?”

        

阮星竹脸上神色逐渐错愕,她扭头看向李慕那张英俊得一塌糊涂的脸,忽然便释然了,脸上重新浮起血色。

        

她一如少女时期那样,撅起嘴不满的道:“以你的武功,你若真要反抗,谁又能强迫得了你?”

        

李慕叹道:“但是当时我因为被大批仇敌围攻,双腿骨折,浑身内伤,连喉咙也被人砍了一刀,话都说不出来,与一个废人无异,如何能反抗?”

        

“啊……”阮星竹发出一声惊呼,再顾不得吃飞醋,紧张的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你以前从未说过?”

        

李慕道:“原本此事我不想再提,可这次来大理,我无意中遇见一个年轻人,发现他与我长得极为相像。”

        

“暗中调查过后,才发现他竟是我的儿子,所以此事我必须得对你说个清楚明白,因为我不希望此事影响我们夫妻的感情。”

        

阮星竹心下暗暗感动,柔声道:“你说吧,我也不是什么不识大体的人,不会胡乱与你闹。”

        

李慕欣慰的拥住她,柔声道:“我知道,此生有你,夫复何求。”

        

“事情是这样,二十三年前,大理权臣杨义贞骑兵叛乱,此事我已与你说过,但我没说的是中间一些过程,当时我逃出大理……”

        

李慕将当年之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听得阮星竹几度垂泪。

        

那般犹如堕入地狱般的境遇,她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心里对自家官人怜惜不以。

        

“我求见叔父无门,便有些万念俱灰,躺在菩提树下等死,那时我没了活下去的勇气,连自我了断都做不到。”

        

听到这里的阮星竹,抱着李慕腰的双臂更加用力,想象着李慕当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况,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此时那个女人便突然出现了,当时她一身白衣,头戴丝巾,便如观音菩萨。”

        

“不知为何,她无缘无故的就上来与我……我当时神志不清,只以为是观音菩萨下凡,来搭救点化我这落难的皇帝,叫我不可灰心气馁。”

        

“经此一事,我登时精神大振,深信天命攸归,日后必登大宝,眼前的危难只是上天对我的考验。”

        

“我信念一坚,只觉眼前一片光明,待天亮后,我挣扎着从菩提树上折下两根树枝充作拐杖,去向知客僧讨了些吃食。”

        

“随后我便离开大理,去到蒙舍镇,因为这里有一位名医,可以救我性命。”

        

李慕将自己到蒙舍镇,得名医相救,治好一身伤势,得回一身武功,又去天龙寺取得六脉神剑等等事情一一说明。

        

最后道:“之后我便前往大宋,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再回大理夺回皇位,结果在郓城遇到了你。”

        

阮星竹听完李慕的话,心里再无半分不虞,只觉官人的经历,简直犹如传奇。

        

她柔声道:“这么说,我不仅不该对那个女人有怨念,反而应该感谢她,因为是她让段郎重获新生。”

        

“只是她究竟是谁?又为何要……要那样做?”

        

李慕毫不隐瞒的道:“我已查明一切,她是镇南王妃,因镇南王总是在外沾花惹草,对她多有冷落,所以她想报复镇南王,这才……”

        

阮星竹暗暗咋舌道:“这个王妃性子也是极端,那镇南王……镇南王?”

        

她忽然反应过来,惊讶道:“莫不就是那十九年前,在郓城纠缠于我的段正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