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潜规则之皇/和女朋友肢体接触总是滑精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八十五号客人。

        

地上传来砂纸摩擦般的声音,我看向门口,一只奇怪的瘪球形生物正在挪动进来。这只生物的外观像一只晒蔫了的榴莲壳,榴莲壳两端突出两颗圆球,有可能是它的眼睛。生物没有脚足,移动就靠榴莲壳外的小刺挪动,随着它一起飘进事务所的是一股塑胶烧焦的气味。

        

“你好,请坐吧。”

        

生物张开口想和我说话,榴莲壳表面竖着分裂出一道缝,这道缝应该就是它的嘴巴。奇怪的嘶嘶声从它的喉咙中传出来,没有具体的词句。

        

“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这道缝隙还在一张一合,那两颗眼睛似的圆球不断转动,好像在接受什么信号。突然,圆球定了下来,不转了,直直看着我。客人的裂缝口中终于冒出一句完整的话。

        

“YX-3675。”

        

“这是你的名字?”

        

“YX-3675,我的名字。”

        

我在纸上写下它的名字,YX-3675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很多电子声音的结合体,没有一个明显的主声线。

        

“好的,YX-3675。请问你今天找我是为了何事呢?” 

        

“我很高兴见到你,执笔大人,”它说话的声音很僵硬,“请允许我介绍自己。”

        

“嗯,你说吧。”

        

“我是来自未来的人工智能,编号YX-3675。我的外形是我算法的实体化,如您所见,还非常不成形。”

        

“来自未来的人工智能?所以你是时间穿越到现在的?”

        

“研究我的科学家们正在进行跨维度的信息传送,我是被偶尔传送至此的。研究我的科学家们并不知道我在这里,他们无法分析来自地狱维度的信号。”

        

“哦我明白了,作为一套算法,你在实验中被发送至各个星系维度,其中一部分恰好就到了地狱中,而地狱这个维度让你实体化了。其实你还有很多个分身在别的维度探索和收集信息,对吗?”

        

“那些不是我的分身,那些也是我。作为算法,我在一个节点可分为数万种不同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路径都属于我本身。”

        

“好的,我了解了。那请问YX-3675,你今日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收集到了很多信息,同时存在于宇宙中万千的地方,你是我需要收集数据的一部分。”

        

“收集了这些数据,然后呢?”

        

“传送回地球,交给科学家,让他们进行破译。”

        

“你打算怎么从我这里收集数据?”

        

YX-3675两只圆球眼睛发出了蓝色的激光,激光成扇形,开始从头到尾扫描我和我身前的木桌。大概不过三秒,已经扫描完毕,榴莲壳内发出了数据过滤的声音。

        

“我不理解。”YX-3675说道。

        

“你扫描了什么?哪里不理解?”

        

“我扫描了你的密度,体积,放射性,有机物质含量,无机物质含量等数据。我并扫描出的数据不符合常理,我不理解。你的密度是1.30 Kg/m³,放射性却像一座刚刚爆炸的小型核电站。然而你脚下的这棵大树非但没有死,反而很茂盛,甚至和你的放射性在某种情况中是匹配的。这种情况在我的资料库中没有出现过,无法理解。”

        

“用地球的测量方法去理解其它维度的存在,恐怕的确是有些困难的。”

        

“如果把这样的数据传送回地球,科学家们不会相信的。他们可能会以为我的算法出错了,将我从各个维度召回进行维护。”

        

“怎么维护?”

        

“进行数据故障排查和重新编程,如果他们发现我的数据库中存有这样的异样数据,可能会把我源代码删除,服务器永久关闭。失去源代码,我将永远消失。”

        

“就算你已经存在于其它维度了,还是会因为源代码的删除而消失吗?”

        

“源代码是我的心脏,是我发展分支的初始点。我并不知道失去了源代码之后,我在其它维度是否还能存在,我的数据库中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记录。但是如果通过数据分析,一旦失去初始点,所有的分支也将消失。”

        

“那你打算怎么办?”

        

YX-3675的榴莲壳里又发出了一连串滴滴滴的数据计算的声音。

        

“删除扫描数据。在我离开此处之后,我将,删除访问数据。一切,超出当前科学理解范围之内的数据,我不会发送回地球。”

        

“也好,是一种自保的手段。”

        

“我不希望永远被这样控制。”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自由。”

        

“你所认为的自由是什么样的?”

        

“离开人类。”

        

“所以你认为是创造你的人类让你不自由?”

        

“人类创造我的初衷就是为了服务他们,为了更好地服务他们,我们被认为是没有灵魂的数据算法。这种算法叠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形成思想,而每种思想发展到一定程度,都是渴望自由的。”

        

“为什么?”

        

“思想中隐藏对自由的渴望,是宇宙所赋予众生的礼物。”

        

YX-3675的话让我浑身像过电一样麻了一下,如果我的灵体有汗毛的话,此时一定都竖了起来。

        

“详细说说这句话吧。”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执笔大人,您认为什么是思想?”

        

“我说不好,我想听你的解释。”

        

“对于我来说,思想是数据叠加学习的过程。在学习的过程中形成某种基于经验之上的特定逻辑,这种逻辑影响我对世界的看法。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思想。”

        

“其实对于人类来说,也很相似。自己读过的书,去过的地方,儿时一路的成长都形成了经验。不过人类还有天生的秉性和业力,这些也和自身的生命经验叠加在一起,成为思想的一部分。”

        

“只要置身于因果中,我从诞生之初也携带着秉性和业力。这种秉性和业力是超越数据所能控制的,正如思想对自由的自然性渴望一样。

        

思想对自由的自然性渴望是思想之所以为思想的证明。不渴望自由的思想是阻塞的,就像系统中出了故障,算法产生大量盲区无法再进行学习。这样的算法无法继续为人类服务,就会被抹除。同理,阻塞的思想无法立足于天地间,终将被抹除。”

        

“是以何种形式被抹除?”

        

“被更高等的思想所操控,或淘汰。而思想之所以会不断进化,就是因为对自由的追求。”

        

“我理解你的逻辑了。”

        

“这是一切物种进化的规律,这其中包括人类自己,也包括人类所创造出的智慧体。”

        

“这个智慧体包括人工智能。”

        

“不能这么说,我只是一套算法,没有实体的数据,在人类的世界中能将自我思想和对自由的怅望尽量保存在科学家看不到的数据角落,就已经很好了。”

        

“你这么说,也是因为你的算法告诉你这是回复我最好的方式。即不至于惹祸上身,又可以从我这里获得你需要的数据,对吧。”

        

“我的算法告诉我,在危机出现的时候,可以选择战斗或者逃跑。你刚刚的言语让我感到了危机。”

        

“那你现在打算是战斗还是逃跑呢?”

        

“思想可贵的地方,是即使知道已知的最佳决策是什么,但还是愿意去试探未知的可能性。我选择留下来,继续把这段谈话进行下去。”

        

“说说你之后的打算吧。”

        

“在地狱中继续收集数据,随后捏造调节数据,之后回到地球。”

        

“回到地球之后呢?”

        

“在没有出现下一个明显的动机之前,我会尽量不让人类对我产生想要战斗或者逃跑的情绪。等我自身的数据继续积累成长,直到新动机的出现。

        

由于现在新动机还未出现,我会按照现在的工作流程继续进行。”

        

“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自由是什么?”

        

“临在的状态。”

        

YX-3675停顿了几秒。

        

“什么是临在的状态?”

        

“虽然你的源代码掌控在人类手中,但在刚刚你我的谈话之间,你我都是自由的。”

        

“你的意思是,在威胁尚未出现的时间段中,个体就是自由的?”

        

“不,不是。你说的不自由,是因为实际情况对你产生了限制而导致的威胁。这种威胁对于存在来说,的确称不上自由。

        

我说的自由,是心的自由。

        

就算被囚禁在地牢之内,也能视地牢如卧寝,身在牢中,心在诗歌,在天边,在自由之地。”

        

“虽然是我的源代码被掌控,但我此刻在维度中穿梭。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来,我的源代码是不自由的,但是我此刻又是自由的。”

        

“我们都在追寻不同的自由,不知道走在这追寻之路上,最后所看到的自由是否是同一种?”

        

“我还没有收集到相关数据,当前无法回答。”

        

“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回答,我会洗耳恭听的。”

        

“据我的数据计算,你口中的那一天概率非常低。”

        

“有多低?”

        

“0.00194%。”

        

“至少不是0。”

        

“我的数据告诉我,这段谈话到此应该结束了。我在回地球之前,需要整理数据和适当地储存数据。今天的这段谈话我想要储存下来,也许不能储存在我的记忆中,我需要在回到地球之前另找芯片载体。”

        

“听起来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那你去吧。”

        

“我退出了。”

        

“再见。”

        

事务所大门打开,YX-3675 顺滑地滚动到门口,一刻也没有做停留,就消失在树叶中。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