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褪下老师的超短裙/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这条并不算是宽阔霍格莫德大街,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清过雪了,在数之不尽的活尸来回践踏之后,显得有些脏兮兮的。

        

可即便是这样,如今这里最为惹眼的也肯定不是地上的脏雪,而是道路两旁那些几乎已被踏成了平地的房屋废墟。

        

夜,已经深了,大家伙儿只有靠着魔法照明才能看清楚较近一些区域的模样。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隐隐现现之际每瞥见一处残垣断壁,便会令那些曾经见过此间温馨的人心中更多一分悲伤。

        

“那是……应该是帕笛芙夫人茶馆。”

        

在哈利一剑斩飞了一名活尸脑袋的同时,跟在一旁的罗恩也将另一个活尸一脚踹出了数十英尺开外。

        

说出这句话的是罗恩,因为随着他侧身横踹的动作,借着不远处另一名巫师的发光咒光芒,刚巧就瞥见了那边的一处墙角。

        

当然,现在的帕笛芙夫人茶馆也只剩一个墙角了,它就在那片堆铺了满地的断砖碎木当中孤零零地立着。仅余下了一角的斑驳墙面上,还能隐约望见几处曾经遗留下来的刻痕——这里本是霍格沃兹的小情侣们最爱去的地方,罗恩甚至不用走近去看也依旧记得,那是不知道哪几届的学长前辈与他们各自的恋人,在那里共同镌刻的誓言。

        

就当罗恩身形一滞,为此心有郁郁之时,稍远处又有一道比之其他活尸更显利落迅捷的身影出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砰!砰……砰……”

        

那一定又是一名进化程度很高的活尸,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单是眼下所表现出来的这份肉体能力,就足以让大家伙儿重视起来了。 

        

而且必须得说,这个家伙很蛮横——即便是自己的同类,只要是挡在了他的行进路线上的,一概都是重重地砸开撞飞,下起手来毫不留情。

        

这些个没有开启智慧的活尸就是这样,比疯子还像疯子,比野兽还要冷漠凶残。

        

“是冲着我来的。”

        

突然间,罗恩身旁的哈利眼神一冷,手头噼斩敌人的动作瞬间又变得更快了几分。很显然,他是想要尽快地解决身边的这些普通敌人,然后才能好无后顾之忧地去迎接这个新的敌手。

        

他已经在各种战场上与类似实力的对手战斗过很多次了,早已经有了相对娴熟老练的应对经验。

        

来得及!

        

那家伙的速度虽然很快,但也很难在他和罗恩等人将这段街道上的活尸彻底清理掉之前,就冲到自己的身边来。

        

“罗恩,解决掉眼前这些之后,你就带着其他人去东边那片街巷废墟里接着清除普通活尸!前面那个家伙交给我就好……”

        

哈利知道,那名活尸多半是远远地便感知到了他所拥有的“愤怒”的力量,这才笔直往这边冲来的。

        

这股力量与活尸的天赋能力算起来毕竟分属同源,瑞贝斯手下的族人里面也有几个是能感觉到他的力量的,包括瑞贝斯本人也是这样。

        

而毫无疑问,就哈利到目前为止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凡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家伙,能力都不简单!

        

然而,心想这段时间以来似乎要比以前聪明而且从容冷静了许多的罗恩,却在他已经把话说了大半的时候,就那么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活尸,并一头冲了出去。

        

“罗恩!”

        

哈利下意识地一伸手,却不料现如今的这位好哥们儿速度可要比过去快了许多,他这么一抓,愣是抓了个空。

        

怎么回事?平时往往总是自己这个“愤怒规则”持有者才会在战斗中脑子发热,今晚怎么罗恩反而要比他还躁动了几分?

        

心里正这么想着,哈利的动作却是不慢。在一发现自己没能拽住对方之后,他立马就正反手两剑将身边的敌人扫开,而后也勐地一个箭步跟了上去。

        

而后,就听“彭”地一声沉沉闷响,抢先奔突的罗恩在前方的街边毫不意外地截住了那名疾速而来的高阶活尸,双方就在刚刚那处帕笛芙夫人茶馆仅剩的墙角前,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那是一记听起来便力道十足的对撞。

        

这边的是罗恩直直蹬出的右脚,另一边的,则是那名强壮活尸和身撞来的左臂。说不上如今双方的力气到底是谁更大一些,因为罗恩用的是腿——他也只能用腿——于是他一下子就被撞得倒飞了回来。

        

正跟在后面几步的哈利见状反应也是极快,立马就张开双臂,在确保自己手上的剑不至于将罗恩误伤的同时,将他接了下来。

        

哈利抱着罗恩的身体,顺着余下的力道又后退了几步,这才卸掉了那份冲击。

        

“罗恩,你没事吧?”他急忙看了看对方的情况,在发现对方只是表情稍有痛苦,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后,这才皱着眉道,“怎么回事?都说了这个交给我对付,你干嘛……”

        

然而,此刻哈利臂弯里的罗恩注意力却并不在前者的身上。只见他在被哈利接下之后,视线却仍停留在前方那敌人的方向,并且口中还喃喃道:

        

“还好,还好……被我赶上了。”

        

“到底怎么了?”

        

哈利一边问着,一边将罗恩扶起,紧跟着便又放开了已经自己站住了的罗恩的胳膊,往前两步扬起了手中宝剑,剑尖遥遥地对准了敌方。

        

罗恩刚刚那一脚正蹬力道显然也是相当强的,在撞飞罗恩的同时,那家伙也同样并不好受。只是在跌了一个跟头的同时,这会儿倒也已经重新爬起了身来。

        

罗恩的双眼越过身前哈利的肩膀,依旧紧盯着那边,在看到敌人的动作时,他急忙开口道:

        

“哈利,别让那个混蛋把剩下的那段墙角也给撞塌了!”

        

“嗯?”

        

直到这时哈利才明白,刚刚罗恩所注视的其实并不是敌人,而是那处孤立着的帕笛芙夫人茶馆的墙角断壁。而之前罗恩二话不说便闷头冲出,显见也是为了这个。

        

“还记得吗?”罗恩在他的背后,直直地望着那边道,“珀西和佩内洛·克里瓦特的名字,就在那个墙角上……我们有一次来霍格莫德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的。”

        

哈利抿了抿嘴,随即便脚下一跺,冲了上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