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肚兜含着乳尖&上课自己扣自己怎样不被发现

苏童把傅谨带去了他自己的私人公寓,有次他喝多回家被傅叔叔骂了以后,苏童就一直把他带来他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了。

        

但是这次她不能留在这里照顾他了,孤男寡女的,实在不方便。

        

但是当她把他扶去床上要离开的时候,傅谨突然拉住了她的手:“童童。”

        

当他昏昏沉沉地叫了她的名字的时候,童童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如果不是习惯该有多好,如果当你醉酒后,是发自真心地在叫我的名字。

        

小谨哥哥,如果是这样,该有多好啊。

        

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落,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熟睡的脸颊,眼底一片涩然。

        

当她想抽手离开的时候,傅谨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目光清明了一些。

        

和他对视的时候,苏童的心跳仿佛突然漏了半拍。

        

傅谨声音沙哑地开口:“你送我回来的?”

        

苏童立刻解释:“你不要误会,你喝多了,祁淮哥不知道怎么办,就和以前那样,叫我过去接你,我不是故意要……”

        

话未说完,傅谨已经用力将她拉下,抱入怀中。

        

紧贴时,她能感觉到他沉稳的心脏,还有自己凌乱的呼吸。

        

她惊得瞳孔紧缩,立刻就要推开他:“傅谨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你喝多了,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

        

“我没喝多,”他的大手按在她柔软的后脑,轻轻摩挲着她柔软的头发,声音沙哑,“童童,如果我说我喝多了,今晚要是犯糊涂了,你会原谅我吗?”

        

苏童愕然,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他吻住她的时候,她才吓得浑身紧绷,立刻要起身:“傅谨你在做什么,傅谨你喝多了,你快放开我。”

        

但是傅谨没有放手,以从未有过的温柔态度对待她,攻城略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童浑身酸软,看着凌乱的大床,还有自己身上的痕迹,她呆了数秒,然后眼眶湿润了。

        

昨晚她,她和傅谨居然……

        

从一开始的恐惧到后面的顺从,傅谨疯了,她也疯了。

        

这是一个错误,不能继续下去的错误。

        

她立刻去衣柜里找衣服,想立刻离开这里。

        

傅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光洁纤弱的后背,裹着毯子的背影美的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傅谨喉咙一直发紧。

        

苏童在衣柜里拿了傅谨的衬衫长裤,打算将就着穿出去,立刻回家。

        

但是刚转头,就对上了傅谨幽深的视线。

        

苏童莫名心虚,声音弱弱道:“我,我借一下你的衣服,可以吗?”

        

生疏又客气的语气,让傅谨听着很不舒服。

        

他目光落在她锁骨上的痕迹上,声音沙哑地开口:“你就只想和我说这个吗?”

        

苏童脸颊烫的惊人:“就,就只有这个,没有,没有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她紧紧攥着毯子,尴尬地低着头,连抬头看傅谨的勇气都没有。

        

空气沉默数秒,傅谨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苏童尴尬开口:“那个,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傅谨没有出去,反而亲自上前拿过她手里的衣服:“我帮你。”

        

“什么?”苏童瞠目看他。

        

傅谨没有回答她,亲自帮她把衣服穿上去。

        

过程并不愉快。

        

直到她哭着求他停下时,他才慢慢停下,伸手将她潮湿的头发拨到耳后,轻声道:“童童,和宁致远分手。”

        

苏童被他折磨的没有一丝力气了,无力地瘫软在雪白的地毯上。

        

听到他这样说以后,眼眶红了一些:“我是该分手了,昨晚是意外,但是刚才……傅谨,你是怎么想的呢?我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你对我视若无睹。”

        

“现在我有男朋友了,你又发疯一样地要毁我清白,傅谨,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她挣扎着从地毯上起来,泪流满面。

        

傅谨心口涩然,伸手想帮她把眼泪擦干。

        

但是被她挥开了。

        

她冷静地看着他开口:“就当是我们的一场告别吧,出了这个门,我不会提起昨晚的事,你放心,我不会给你造成负担。”

        

她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宁致远那边你也放心,我知道我配不上他了,我会找机会和他分手的。”

        

“苏童,”傅谨握住她的手腕,目光复杂地看着她,“我可以和你在一起。”

        

苏童一愣,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

        

这一刻,她抛弃了自己该有的礼义廉耻,近乎不要脸地问道:“那许清清呢,你会和许清清分手吗?”

        

傅谨却说道:“不会,我还是会娶她,但是你放心,她不会干涉我的私生活,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不结婚也没关系,我会一直……”

        

“啪”的一声,苏童用力甩了他一耳光。

        

她眼眶通红地看着眼前这个无耻的男人:“傅谨,你无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她看着眼前这张脸,还是和记忆里一样好看,但是却又如此陌生,陌生到她好像已经不认识他了一样。

        

傅谨被打以后并没有生气,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孩,他声音艰涩道:“要是不同意也没关系,你就当我没说过。”

        

说完,他主动转身,把门关上,给她空间换衣服。

        

苏童握着手里的衬衫,狼狈地倒在床边,低着头失声痛哭。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好巧不巧地撞上了回家拿文件的容颜。

        

容颜看到她穿着男人的衣服,眉头紧皱道:“你怎么穿成这样,昨晚你去哪儿了?”

        

苏童心虚地不敢看母亲,半真半假道:“昨晚和祁淮哥他们出去玩了,后来喝多了就去了傅谨那里。”

        

听到她是从傅谨那里回来的,容颜果然放心了不少:“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是和小宁出去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