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好涨校花陈若雪&短篇黄文

        

翌日清晨,天光未亮。

        

“这眼看着要打仗了,你还不把该交代的都给我交代了?”

        

香气沁人的女王房间里,灯光微微冥冥,照映房间里古典又华美的优雅装修。

        

王逍坐在窗边的一处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绛紫色圆形大床上那美得让人惊心动魄的身影,笑呵呵地说道。

        

“万一你被凯莎切成八块,可就什么都晚了。”

        

星光殷殷,透过高大的窗户照映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他放下红酒杯,仔细打量不远处那熟悉又陌生的动人娇躯。

        

黑色丝绸的睡衣性感十足,修长美腿,肤白如雪,娇嫩宛如婴儿。

        

“去你妹的……”床上的声音不善,但又有些慵懒。

        

她懒懒地趴在床上,呼吸安宁,刚刚沐浴后的长发柔顺又光亮,眯着眼看着他,又淡淡道:“滚出去,我让你进来了吗?”

        

“你让不让进来我也进来多少遍了……”王逍无所谓道:“你这全屋我都抱着你丈量过了。”

        

“滚!”她的声调变高。 

        

“好吧,大不了老子永远玩新的。”王逍切了一声,然后起身,慢悠悠地走向她。

        

房间里安宁幽静,他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不过说来说去,虽然梦里来了多少遍了,现实里还是第一次来。

        

“别过来,”凉冰眯着眼伸手指着他:“现在凯莎可已经来了,老娘随时都能捏死你。”

        

纤纤素指,莹莹如玉。

        

王逍伸手一抓,没抓到。

        

这现实与梦幻的差距就是这么大啊……梦里没哪不让碰,现实哪也不让碰。

        

“捏死我?你舍得吗?”他坐到床边,笑呵呵地看着她:“以后继续自得其乐?”

        

虽然美丽酮体在前,他却没有随意冒犯。

        

有些事做了不代表什么,两个世界有两个世界的规则。

        

凉冰不屑地切了一声:“到哪儿找不着根棍……”

        

说完直接转身背对着他,累了一夜才洗了澡,她才没精力和他闲聊。

        

这个王八蛋,跟野牛似的。

        

“人我带走了,不管怎么说你是看了我的面子,谢了啊……”

        

“带出去也是个死,为了这点破事瞎特么折腾!”

        

“子非鱼。”

        

“那倒也是。”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王逍消失在房间里。

        

凉冰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捂了捂火辣辣的屁股,气得直咬牙:“卧槽你大爷的……”

        

……

        

不多时,巨峡号。

        

清晨。

        

“就是她们?”琪琳看着王逍带来的三个女人被杰斯大队长带走,神情极为复杂。

        

“还有三个选择了留在我的行宫里,就没带回来。”王逍一边眯着眼养神,一边回道。

        

不得不说,莫甘娜的确擅长精神层面的交锋,他跟着交锋了一宿,还真稍微有点累。

        

至于这几个女人,当然就是当初黄村仅存的那几个。

        

从他将其等要下来,到给她们存了很多食物然后自己选择离开,再到莫甘娜说帮他养着,到他回到恶魔一号,他倒是没怎么替她们担心过。

        

现在她们被他带出恶魔一号,是因为已经不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莫甘娜也愿意放人。

        

一共六个,王逍再好心给了她们选择,但是子非鱼,其中三个聪明地选择了留在道王宫号上。

        

这三个,在地球还有别的亲人放不下,所以选择回到地球……那他就管不着了。

        

“对不起,我……我误会你了。”琪琳抿了抿唇,小心地蹲在王逍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也默默红了眼眶。

        

很多时候,她都不敢去想王逍是如何走到今天的,尤其是在恶魔那里。

        

不过当她听说王逍在恶魔那里还养着女人的时候,她心里的确不太舒服……而现在,她们就是王逍最初进入恶魔一号独自面对一切的证明。

        

他当时应该自保都难,还要保护几个陌生的女人。

        

不知道那应该充满邪恶与黑暗的环境里,他每时每秒是怎样的心情……

        

“你没有误会,也没什么可对不起的。”王逍闻言摇了摇头。

        

他现在爽得很。

        

只是仔细回想,人生真的仿佛一场幻梦……

        

那个时候,他就算再怎样,做事还像个人。

        

后来是怎么不当人怎么来。

        

行事无忌,坏事做的也多,自我认知模糊,隔世离尘,底线漂浮,虚情假意,利益至上。

        

很多时候明知事不可为即不为之,明知势不可改即不改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所以他混得很好。

        

他曾经以为自己还能把良心捡起来,后来才发现那玩意埋得时间长了,早就烂透了。

        

但也没办法,这样活得好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琪琳轻轻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看着他轻声说道。

        

她不知道怎么去理解他,也不知道他缺什么,但是她一直知道他想在她身上要什么。

        

“呵呵,但愿吧,”王逍果然乐了乐,捏了捏小女警柔嫩光滑的鹅蛋脸,眼里蕴着一贯的笑意:“虽然这件事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他就知道此时琪琳会有所感触的,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将来不会难过到疯掉就好。

        

“你总是这样,”琪琳张开小牙,恨恨地咬了咬他的手:“我早晚无情可表……”

        

“这个给你,现在就用吧,升个级,”王逍笑了笑,然后递给她一支试剂:“虽然对你的战力没多大用,但我好歹能安安心。”

        

“本宫的小小付出终于又获得了大大回报。”

        

琪琳乐呵呵地接过来,虽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她现在已经习惯了,王逍给啥吃啥。

        

无脑才快乐。

        

王逍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

        

第三代神体。

        

虽然有些乍眼,他也一直没想给琪琳,连朱雀现在都没有,但是事到近前,他终究还是不能安心。

        

世事无常,他也算不尽一切,万一哪个二逼一颗核弹突脸,琪琳不管是二代还是准第三代都活不下来。

        

不过虽然是第三代神体,琪琳用了后也就和苏玛利的那种第三代一样。

        

硬度有,恢复速度有,但能力不足。

        

神河狙击手的基因真的一般,只是琪琳厉害而已。

        

琪琳说完便直接注射试剂,全身略微难受地忍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目光微亮。

        

“好像力气又变大了,听力又好了……”她默默体会了一下。

        

“夫人,天色尚早,要不咱们先回房歇息吧。”王逍轻挑了挑她的下巴。

        

他还没进入过第三代神体呢……

        

“天色尚早是这么用的吗?”

        

琪琳直接瞪眼:“花了钱就要收本,不带这么势利的吧!”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他就是想试试新力度……

        

“那算了,”王逍没再逗她,想了想道:“有时间让小白带你回趟家,再不去我就当你太抗拒,以后问问别人爱不爱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