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敏小说&爷爷吃我的奶奶

        

“切!”

        

听出这赶来阻止自己的,正是“烟雨剑”陆轻燕,暴食使徒不禁皱了皱眉头,对于连一个女人都拦不住的色欲使徒登时大感鄙夷,“那个色鬼在做什么?真是个废物!”

        

殊不知此时的色欲使徒正躺倒在地,身子蜷成一团,双手紧紧捂住下体,鲜血自腿部汩汩流出,沾染了一地。

        

如果说上回林北那一膝盖,只能算是“淡淡的忧伤”,那么今朝又被陆轻燕在要害部位来上那么一剑,则直接让他走上了“轻松一点,胜人一筹”的别样道路。

        

“鲸吞天下!”

        

面对漫天遍野的恐怖剑气,暴食使徒并不慌张,而是怒喝一声,随即张开大口用力一吸。

        

一团黑色旋涡突然出现在他跟前,沿着逆时针方向极速旋转,疯狂拉扯,竟然以吞天食地之势一口气将迎面而来的剑气统统吸入其中。

        

整个过程中,胖子的脸色始终淡定,身上更是连皮都没有刮破半点,在道天九剑的攻击下,竟然毫发无损。

        

这暴食使徒名声不显,在点将评中排位也很靠后,想不到竟有如此实力?

        

眼见自己的得意剑技“和光同尘”居然丝毫奈何不了对方,陆轻燕不觉微微吃了一惊,眼神惊疑不定,视线在胖子身上来回游走。

        

要知道,她位居点将评第十四,实力在所有人族神将之中也是稳居上游,适才轻轻松松就解决了色欲使徒,几乎没怎么耗费力气。 

        

可在这个胖子跟前,她却忽然生出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要知道,暴食使徒的排名与色欲使徒差相仿佛,甚至还要低了两位,都是榜单之中近乎垫底的存在。

        

看来是“黑棺”刻意雪藏了他的实力。

        

莫非就是为了……这一刻?

        

糟糕,长生剑!

        

陆轻燕乃是冰雪聪明之人,一旦想明白其中关键,登时俏脸一变,连忙侧首看向长生剑的位置。

        

没了!

        

长生剑不见了!

        

望着空空如也的阁楼顶端,她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如遭雷击,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陆姑娘,你是在找这个么?”

        

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史小龙右手一晃,掌心登时现出一柄通体漆黑的古朴宝剑。

        

“你、你、你怎么……”

        

如此诡异的一幕,直惊得陆轻燕舌头打结,一时间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为啥。”

        

史小龙尴尬地挠了挠头道,“刚才被那个胖子扔到剑上,断了条胳膊,结果它就跑到我脑子里去了,现在我想让它出来就出来,想让它回去就回去。”

        

言语间,黑色宝剑果然“倏”地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

        

“长生剑听你的?”

        

陆轻燕脸上的震惊之色愈浓,过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若有所悟。

        

神器认主!

        

显然,她也和暴食使徒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就在陆轻燕惊疑不定之际,暴食使徒却已经飞快挪动肥硕的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史小龙狠狠冲了过去,厚厚的手掌高高抬起,重重落下。

        

“你敢!”

        

陆轻燕顿时惊醒,莲足点地,身形疾闪,“倏”地出现在两人之间,抬剑直刺胖子眉心。

        

“臭娘们!”

        

暴食使徒脸色一沉,微微侧首,随后竟然张开嘴,朝着她宝剑的剑身咬去。

        

陆轻燕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打架用嘴来接剑的,不觉吃了一惊,手腕微微一抖,宝剑走了个弧线,灵巧地绕过他头顶,直切胖子后颈。

        

本能告诉她,若是让对方咬住兵刃,绝对会给爱剑带来难以估量的损伤。

        

这一点上,三师兄韩宝雕就是个很好的前车之鉴。

        

暴食使徒反应快得惊人,与他那肥硕的体型完全不成正比,背后遭袭,他脖子一缩,身子蜷成一团,向前骨碌碌滚出两圈,随后又猛地弹地而起,返身飞扑而来,张嘴朝着陆轻燕狠狠咬去,口鼻之间,笼罩着一团疾速旋转的黑色旋涡,无穷无尽的吞噬之力自其间疯涌而出,直奔美女剑修而去。

        

这一次,他的目标不是剑,而是人!

        

“道天第八式。”

        

感受到胖子口中的惊人吸力,陆轻燕并不慌张,而是一把将史小龙推开数十丈远,随即足尖点地,纵身跃起,双手同时握住宝剑,缓缓向下劈出,“道常无为!”

        

这需要双手同时发力才能施展的道天第八式,却并未引发任何声威和气势,四周反倒寂静得可怕,甚至连微风都没能激起一缕。

        

暴食使徒在她出招的那一刻,便已经加强了口中的吸力,可努力了好半天,却是一无所获,没能吸收到半点能量和剑气。

        

什么道天第八式,原来是个花架子?

        

胖子脑中堪堪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周身却突然裂开无数剑伤,鲜血如同趵突泉般此起彼伏,噗噗噗飙射不休。

        

“好、好一个道常无为。”

        

暴食使徒只觉阵阵剧痛袭来,浑身力气仿佛被瞬间抽干,肥硕的躯体微微一晃,终于支撑不住,“砰”地一声单膝跪倒在地。

        

原来这道天第八式竟是无色无形,无声无息,端的是奥妙绝伦,令他吸无可吸,躲无可躲,只能硬生生地全盘扛下。

        

得亏他皮糙肉厚,血条够粗,换个稍微虚一点的神将,正面吃下刚才那一剑,怕是早已原地升天,一命呜呼。

        

这就是道天九剑的威力么?

        

强,实在是太强了!

        

只要努力修炼,总有一天,我也能拥有这样的实力么?

        

史小龙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无比亢奋,胸口瞬间被冲天豪情填满,只觉前途一片光明,未来充满希望。

        

“陆姑娘,小心身后!”

        

然而,短短数息之间,他突然瞳孔收缩,面色剧变,口中惊呼出声道。

        

陆轻燕反应极快,果断转身,出现在视线之中的,却是一道魁伟霸气的黑色身影。

        

傲慢使徒!

        

这位点将评第三的大高手一脸傲然,身法快若闪电,须臾而至,嘴上毫不啰嗦,抬手便是一记重拳,速度之快,威势之猛,俱都远远超乎想象。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陆轻燕甚至来不及出剑,就被他一拳轰在手臂上,娇躯化作一道疾光倒飞出去,重重砸在身后的柱子上。

        

这七层阁楼也不知是由什么材质建成,坚固无比,挨了这么一撞竟然完好无损,连裂缝都没有一条。

        

只是如此一来,陆轻燕承受的反震力自然也更为猛烈,她只觉浑身剧痛,右手软绵绵的完全抬不起来,竟是连臂骨都被打断。

        

三师兄!

        

眼见傲慢使徒出现在这里,陆轻燕心头一紧,挣扎着起身来到楼顶侧边向下张望,却见韩宝雕脑袋向下,双腿上翘,居然以倒栽葱的姿势被“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那柄钝剑则静静地躺在相距五丈外的地面上。

        

显然,在与傲慢使徒的较量中,他输得十分彻底。

        

“胖子,你怎么回事?”

        

傲慢使徒一击得手,便将双手负在背后,对着跪在地上的暴食使徒里厉声训斥道,“这么点小事都搞不定?”

        

“抓住那个小子!”

        

暴食使徒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突然抬手指向史小龙,口中尖声叫道,“长生剑已经认他为主,如今就在他的神识之中!”

        

“哦?”

        

傲慢使徒颇觉意外地瞥了史小龙一眼,随即迈开脚步,缓缓向他走去,“堂堂混沌神器,居然会认一个灵尊为主?”

        

0

更多精彩